5.0

2022-09-02发布:

亚洲综合无码4K一区二区蜘蛛女侠之苍蝇人

精彩内容:

蜘蛛女俠之蒼蠅

戒備深嚴的美國國家生化研究所內,來了兩個稀客-自由報的女編輯謝茜嘉,及攝影記者積
夫。根據國家安全條例,這裏是被列入一級保密名單的,除非得到白宮恩準,一概閑雜人等均
摒諸門外。若非研究所內的基因研究權威韋特博士獲得國際性獎項,政府希望藉宣傳此事而吸
納更多競爭對手的科研人員,謝茜嘉及積夫也不能身處這有如監獄的建築物。不過能擊敗其他
近百多個同行而作獨家採訪,除了自由報是暢銷的保證外,還有一項不爲人知的原因:謝茜嘉
的先父-阿曆斯博士,是韋特博士的好朋友,所以便特別關照這個世姪女了。

作爲第一批的訪客,謝茜嘉及積夫卻沒有半分欣喜,甚至開始有點後悔了。只是基本的身分核
實手續,便足足讓他們呆等了半小時,效率之慢足可媲美申領社會保障津貼。在他們等候期
間,身邊總有四個『貼身保镳』,令他們除了乖乖端坐之外,便甚幺也不能做,彷彿是辦理入
獄手續似的。一連串腳步聲打破沈默,在謝茜嘉及積夫面前,站著一個印第安裔的中年男子。
雖然身穿剪裁合身的名牌西服,架上金絲眼鏡,但從一米八的身高及壯碩的線條,謝茜嘉覺得
他像職業摔角手更多于學者。

「謝茜嘉•阿曆斯小姐,積夫•禾菲先生,歡迎莅臨國家生化研究所。本人K•史密斯博士,
是本研究所的副所長。」他向謝茜嘉伸出碩大的右手,表示友好。

「啊,K博士太客氣了,能夠成爲第一批訪客,是我們的榮幸。」她口上雖然客氣,但心裏不
知將別人祖宗咒罵了多少遍,可是別人以禮相待,也不能太過小器了。

「兩位,這裏是搜身同意書,在帶兩位去訪問韋特博士之前,必須經過簡單的搜身程序。」

「……如果我們拒絕簽署呢?」謝茜嘉覺得這有點強人所難,遂試探K博士的反應。

「那幺……我只好說聲抱歉,請你們離開了,畢竟這兒有太多東西涉及國家機密,所有規定都
是爲保障國家利益爲依歸。」

雖然K博士臉帶笑容,但謝茜嘉及積夫知道他是不會通融的,而且也不想白白花了這個機會,
只好接過同意書,仔細閱讀條款。這紙同意書也蠻簡單,只是列出兩項條款:

『【1】爲了國家安全,本人完全同意接受研究所對本人進行的零級搜身;

【2】一經簽署,必全力配合負責人員的指示,如有反悔,則視同叛國。』

「…K博士,何謂零級搜身,而且第二項不是太嚴苛了嘛。」

「如果你們簽署了,稍後便知道甚幺是零級搜身,既然同意了,也不會反悔罷,第二項則可不
是甚幺了。若然不同意,那更加不用說了。」

在爲傳媒,謝茜嘉也對政府運作非常熟悉,知道搜身程序大概分作叁級:一級搜身-經金屬探
測器及搜查隨身物品,一般是大形國際性活動,對記者及與會人的基本保安安排;二級搜身-
除了一級搜身的程序外,更加以人手作觸碰式檢查,通常是針對嫌疑犯的行動;叁級搜身-被
搜者必須一絲不挂,讓負責人員仔細檢查,而且還屈辱的被『通櫃桶』,即將被搜者身上所有
窟窿,包括口腔、耳洞、肛門,如是女性則包括陰道及子宮,確保身上沒有藏匿任何東西,通
常是適用于入獄的罪犯。不過,所謂零級搜身還是首度聽聞,謝茜嘉雖然不知就裏,估計不外
乎一級搜身的程度而已,所以也不太猶豫的簽署了。積夫見到她的舉動,也不好拒絕的揮筆一
簽了。

「既然兩位已同意進行搜身,請跟我往搜身室走罷。」未待謝茜嘉及積夫的反應,便領頭往一
旁的通道走去,他們對望一眼,便跟著去了。

通道的盡頭是兩扇門,K博士指一指左邊的鋼門。

「積夫先生,請往那裏走,待會兒見。謝茜嘉小姐,請跟我來。」

甫進入搜身室,謝茜嘉不禁一呆,接著卻是面紅耳熱。面積達四百平方多米的房間,與其說是
搜身,不如形容爲一間理科實習室,顯微鏡、電腦、不鏽鋼檯……甚至放射線掃瞄器。不過,
最令謝茜嘉不安的,卻是一個位于房間中央的透明坐廁,還有四角的監視攝影機。正當她不知
所措的時候,K博士將一小杯液體奉上。

「謝茜嘉小姐,請將這杯P液體飲下,然後將身上所有衣服、飾物除去。」

「……甚幺?我拒絕……」

「謝茜嘉小姐,請妳合作好嘛,否則我們將以叛國罪拘捕妳的。」

「……這……」

謝茜嘉雖然有被騙上賊船的感覺,但無奈同意書是自己在自願的情況下簽署的,還能做甚幺。
她只好乖乖的將那小杯P液體飲下,幸好味道還不算太差,有點像濃縮橙汁的味兒。在衆目睽
睽之下寬衣解帶,謝茜嘉感到有點爲難,當外套、襯衫、短裙及一衆飾物逐一褪去後,剩下的
誘人胸罩及巴掌大的丁字褲卻令她有點猶豫。不過在K博士灼灼的注視下,她也只好磨磨蹭蹭
的除下。被羞恥心驅動下,一絲不挂的她唯有以兩手去遮遮掩掩。

「謝茜嘉小姐,爲了防止有人利用生體攝錄儀器進行盜錄,所以本研究所設置了這部站立式,
全方位放射掃瞄器,在它掃瞄之下,一切內置生體儀器均無所遁形。現在,我便要替妳拍攝一
張體內沙龍,請跟我來。」

走到掃瞄器那裏,謝茜嘉被安置在像電話亭的空間內,K博士利用鍵盤輸入了一些指令後,儀
器的頂端便緩緩降下。遵照K博士的指示,謝茜嘉擺出羞人的姿勢-雙手高舉緊握把手,凸顯了
胸部驕人的曲線;兩腳分開而立,把女性的禁區無遮掩的敞開。在鍵入一連串的指令後,位于
謝茜嘉身後及兩側的掃瞄器開始進行拍攝,慢慢從頭顱降至腳踝。曆時僅兩分鍾的掃瞄過程,
謝茜嘉卻覺得像一個世紀般,無遮掩的羞恥令她臉紅耳熱,雖然大部分工作人員均忙于檢查她
的隨身物品,然而她總是感覺到他們貪婪的目光。不知是不是受不了灼熱的注視,謝茜嘉感到
腸胃有點不適,而且,那種想排泄的沖動愈來愈強烈。原本把牝戶掩蓋的手,爲著減低腹部的
不適,已不經意的往上放,緊緊的按著刺痛的小腹。隨著點點冷汗的浮現,臉上也流露出痛苦
的表情。

「是否需要使用洗手間呢?謝茜嘉小姐。」

「……是的,可不可以讓我披上外套,出去……」

「我想不必了,請妳使用這個坐廁罷,因爲這也是搜身的其中一個程序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謝茜嘉小姐,有件事希望妳明白,當妳簽署同意書後,妳必須遵從我們的指示。這間坐廁本
來是用于緝毒方面,令懷疑體內運毒的嫌疑犯強制性腹瀉,從排泄物中搜集證據,爲防弄虛作
假,遂採用開放式的透明素材。而我們則稍加改良,用以檢查妳體內是否藏有『違禁品』。不
妨對妳說,早前喝下的P液體,是我們開發的一種強烈瀉藥,足以令妳由胃部開始,以至大、
小腸內一切物體排出體外,照估計,時間也差不多了。」

謝茜嘉清楚知道K博士並沒有扯謊,因爲身體的感覺已告之詳情,她甚至可以感到絲絲液體已
從肛門悄然無聲的滲了出來。權衡輕重後,也只好進入那令人反感的透明廁所內。

幾過多次山洪暴發,謝茜嘉感到解放後的快感,同時又帶著惱人的羞辱感。對于女性來說,在
衆人面前赤身露體還可以忍受,但在衆人面前排泄卻比強姦她還難堪。腸髒肌肉抽搐的現象逐
漸消失,謝茜嘉知道P液體的效力已然消散。透過透明馬桶進行監視的K博士也發現這點,因而
按動其中一個按鈕。

「啊……唔……」

馬桶的前後各噴出一道水力頗猛的水柱,剛好打在謝茜嘉的蜜穴及屁眼上。黏在穴邊的垢漬,
經水柱的噴射下,紛紛隨水流走,但她的牝戶吃這刺激下,竟然萌生絲絲快感。謝茜嘉不禁閉
上眼睛,幻想昨晚洗澡時,用花灑按摩陰戶的情景。她的雙腿不經意張開,雙手伸向兩片陰唇
處,向兩旁翻開,不絕的水柱直接的打在牝戶內……

「咳……」

K博士的咳嗽聲將謝茜嘉拉回現實,見到自己不知羞恥的行爲,不禁有點腼腆,臉紅紅的從廁
所內走出。

「謝茜嘉小姐,只要完成以下的檢查,整個搜身程序便正式完結的了。」

K博士陪同謝茜嘉走到一邊的角落,那兒擺著一具奇怪的儀器-豎立了五支柱的長形不鏽鋼檯
子。當她依吩咐趴在檯子上時,助手們便七手八腳的調節五支支柱的高度-中間最粗的一支,
頂端附帶一塊丁方的金屬板,位置剛好處在小腹之下,上面連上皮帶及鋼扣,令謝茜嘉的身軀
固定不動。另外四支支柱則各附有一套皮圈,較好位置後便將她的四肢綁牢。這時,謝茜嘉見
到K博士穿上醫用長手套,及拿著一瓶潤滑膏,內心不禁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。

「謝茜嘉小姐,息間妳可能會有點難受,但只要忍耐片刻便可。」

「等等,K博士,你不是要『通……』……啊…不要……啊……」

K博士不理會謝茜嘉的反應,塗上潤滑膏的手已伸向她的菊穴。受P液體的影響,括約肌比正常
來得鬆弛,加上潤滑膏的幫助下,整只手掌已順利進入體內。屁眼的肌肉由于被無情撐開,四
周均顯得蒼白及繃緊。

「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

K博士再度發力,插進肛門的手順道而入,整條前臂已被溫暖的直腸所包圍,而謝茜嘉則陷入
夾雜興奮及脹悶的混亂中……

*

訪問韋特博士的過程中,謝茜嘉及積夫均如坐針氈,韋特博士只好投以諒解的笑容,對于好朋
友的女兒,更多了叁分歉意。爲時一小時的訪問尚算順利,對于自己獲獎的研究-昆蟲基因改
造技術,韋特博士雖然只略述皮毛,但也令兩人覺得不枉此行。不過,最美中不足的是,K博
士的全場監控,令他們均有未能暢所欲言之歎。

韋特博士及K博士目送謝茜嘉二人離去後,收到研究員傳來的噩耗,二人不禁臉色一沈,尤其
是K博士,更是臉如死灰……

*

紐約,一個繁榮與腐敗並存的都市。

紐約的地下水道,一個沒有人願意停留的地方。但凡事總有例外,一個僅得叁呎高的小童在這
裏穿插,近看卻發現小童不是小童-他是一個壯健的侏儒。他手上拿著一支試管,腋下卻夾著
一本厚厚的書刊,在迷宮般的下水道,左拐右拐的進入了一個滿布儀器的密室。

「哈林,得手了嗎?」

「是的,夏高博士。」

從黑暗中走出一個白髮蒼蒼,身材瘦削的老人,灼灼的眼神流露出驚人的野心。

「哈……不愧是我的得力助手,哈……十二年了,終于有機會向國研會那些老不死報仇了。
哼,當年阿曆斯及韋特兩個臭家夥居然將我從基因研究中開除,誣衊我那偉大的研究爲瘋狂,
哼,今天我要讓全世界知道我是多幺偉大。哈……只要有了阿曆斯老匹夫的研究筆記,加上這
些基因改造蒼蠅,嘿……」

夏高博士從哈林手上接過筆記簿,便不住的翻揭,最後停留在其中一頁上,滿布皺紋的臉上現
出興奮的笑容,便趕緊走向擺滿化學藥劑的角落。

「哈林,快幫我準備基因合成囊,將扒回來那只基因改造蒼蠅安置在提取儀內。嘿……我的構
思很快就可以實現了,嘿……」

他無暇理會助手哈林的忙碌,只是依循筆記上記錄的程式,配製最重要的化學藥液。當他配製
成功後,助手也將儀器設定妥當。夏高博士想也不想,便將藥液嚥下,然後進入合成囊-他竟
然瘋狂的將自己作爲實驗品!侏儒助手哈林鍵入執行的指令後,合成囊的活門慢慢關上,提取
儀內的蒼蠅轉瞬間被分解爲分子,透過輸送管,進入合成囊的注射器上。透過活門的監察口,
可以見到夏高博士已陷入昏睡的狀態,含有蒼蠅分子的注射器,刺入位于脊柱內的延髓,將所
含分子注入……

*

一星期後,積夫連跑帶跌的沖入自由報的編輯房-謝茜嘉的辦公室。

「積夫啊!雖然你是我的老朋友,但下次入來前可不可以先敲敲門呢?」

「唏唏,緊急狀況嘛。收到市民報告,倉庫區發現一只巨型蒼蠅,我已準備了直昇機,快去採
訪罷。」

「……積夫,我尚有一個重要的電話訪問,你先去現場拍攝,我盡快趕去。」

「好罷,不要太遲啊!」

言猶在耳,積夫已飛快的離去了。謝茜嘉將房門帶上,並將窗簾放下。

「我當然會盡快出現,不過不是以謝茜嘉的身份而已。」

她將身上的衣物褪去,把它們存放妥當,然後轉動赤裸裸的身體。再次站定的謝茜嘉不再是一
絲不挂,除了一頭烏黑的秀髮及迷人的小嘴外,全身已披上一層鮮紅的薄膜,前臂、小腿及面
罩上眼睛的位置均呈現嬌豔的鮮黃,小腹上也有一方成菱形的鮮黃色塊。變身後的她,身份是
-蜘蛛女俠。她將雙手舉起,兩腋下現出一對由蜘蛛網編成的『翼』,然後從高樓的窗戶躍
下,藉氣流的流動而自在飛行。

*

近岸的倉庫區已被警方封鎖,即使是記者也不準進入。渺無人迹的糧食倉庫,傳出陣陣糧食被
昆蟲蛀食的聲音。蜘蛛女俠從破爛的倉門飛入,在她面前的是一頭人大的蒼蠅,四翅六足複
眼,完全是昆蟲的形態,但令她驚訝的是,「他」竟然口吐人言。

「……交•配……繁•殖……交•配……繁•殖……」

儘管驚訝,蜘蛛女俠也不太擔憂,心想:「只要將『他』打倒生擒,便清楚事件的來龍去脈,
而且,蜘蛛是蒼蠅的天敵,哼。」看到蒼蠅人迫近,她便從兩手的食指放出比鋼索更堅韌的強
化蜘蛛絲。誠如蜘蛛女俠所願,蒼蠅人被緊緊的捆綁住,機不可失下,她補上淩空飛踢。有如
炮彈般,蒼蠅人將貨倉的牆壁撞破,飛出露天的通道。

「虛有其表嘛。」

自信滿滿的蜘蛛女俠剛踏出倉庫,便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。蒼蠅人不單沒有預期的負傷不起,
而且,連堅韌的蜘蛛絲也不太有效,只見「他」稍一發力,蜘蛛絲便四散各處。

「……交•配……繁•殖……交•配……繁•殖……」

口中唸唸有詞的蒼蠅人,一步步迫向蜘蛛女俠。她不會束手待斃,蜘蛛絲如機槍段連連發射。
不過,她犯了兩個不能彌補的錯誤:同一招式不會連續兩次生效;空曠的地方是蒼蠅無敵的戰
場。「他」振起那兩對翅膀,在空中自在的飛翔,輕易的便避開所有攻擊。

「……交•配……繁•殖……交•配……繁•殖……」

蜘蛛女俠意識到危機迫近,制起腋下的「翼」,意圖暫離戰場。可是蒼蠅人的反應更快,「
他」急速拍動翅膀,製造出高頻的音波,射向欲逃的蜘蛛女俠。無形的音波直轟腦部,蜘蛛女
俠抽搐了幾下,便失去知覺。一招得手的蒼蠅人,飛向倒地的女俠,四只手將她挾起,往外海
逸去。

「……交•配……繁•殖……交•配……繁•殖……」

黃昏,群衆在倉庫區發現的,只是毀壞了的糧倉及遍地的蜘蛛絲……

*

外海的一座無人孤島上,斷崖近水平線處,有個僅容一人通過的海蝕洞。沿洞而入是曲折的窄
徑,急遽的向上攀升近十米,而後急轉直下至五米處,是一個面積約一百方米的洞穴。這裏即
使退潮也不易發現,更何況漲潮時將洞口淹沒,這裏卻偏偏出現兩個身影-蜘蛛女俠及蒼蠅
人。

「……交•配……繁•殖……交•配……繁•殖……」

不斷重複的說話,使人明白「他」的意圖,蜘蛛女俠已被視爲交配繁殖的對像。從口上流出的
唾液,帶有強烈的腐蝕性,蜘蛛女俠身上薄膜戰衣唯一的弱點。一滴口水沾在豐臀處的薄膜
上,一陣青煙後,不易損毀的戰衣裂出一大缺口,整個臀部,甚至大半牝戶暴露于空氣之中。
潮溼的冷空氣令蜘蛛女俠打了寒噤,但仍舊昏迷不醒。蒼蠅人也不理會她是否清醒,四只手將
她扶起,讓昂首的生殖器對準目標,一蹴而入。在缺潤滑之下,摩擦的痛楚將蜘蛛女俠從昏迷
中喚醒,當她發現被嘔心的怪物強暴時,內心感到無比悲憤,失去超能力更令她如墮冰窟。

「…不…要…,停…啊……不……」

失去一切力量,被蒼蠅人強姦的蜘蛛女俠,唯一可以做的是歇斯底裏的狂呼。

「……交•配……繁•殖……交•配……繁•殖……」

「不……不…要……爲…何…我…的身體……不……」

最可怕的事情發生了,受創的身體産生了激烈的變化,潛藏體內的蜘蛛基因開始吞噬原本的人
類基因,最明顯的是生殖器官,原本一月一粒的卵子竟然暴增,已然有十粒成熟的卵子黏在子
宮壁上。身體開始與思想分離,不受控制的呼應蒼蠅人的抽插。不住的變化令蜘蛛女俠絕望,
隨著最後一滴淚水,人類意識已進入冬眠狀態,現在和蒼蠅人交配的,只是一只人形蜘蛛而
已。

瘋狂的抽插下,蒼蠅人的生命一點一滴流向女俠的牝戶裏,隨著生命之火的消逝,蒼蠅人的人
類意識再度喚醒,悲慘的迎接死亡。

「…那裏出錯了!那裏出錯了!……我知道了,…那只基因改造蒼蠅……想不到我夏高會敗在
一只蒼蠅之下……哈……」

蒼蠅人夏高博士瘋癫的向洞外走去,最後只聽到「噗-」一聲……

*

叁小時後,洞內只剩下蜘蛛女俠,她身上的戰衣已消失殆盡,現出謝茜嘉的真面目,只是,原
本明亮的眼睛,現在只剩下黯淡空洞的眼眸,平坦的小腹脹鼓鼓的隆起,兩片陰唇向外翻開,
像是隨時可以生産般。這時,茫然若失的她,竟然敏捷的以四腳爬行的姿勢走向比較溫暖乾燥
的角落。兩片敞開的陰唇間,赫然發現一個乳白色,軟軟的物體排放出來。經過叁分鍾的辛
勞,一個大小形狀有如橄榄球的卵子面世了,原本空洞的眼睛變回明亮閃耀,人類的意識竟然
奇蹟地從産卵的過程中回複,不過從汪汪的淚水中,可以明文,謝茜嘉情願從未覺醒……

半小時後,地上整齊的排列了十個蟲卵,而赤裸的謝茜嘉再次失去本性。這十個蟲卵,其中有
叁個開始蠢蠢欲動,以超乎常理的速度快速成長……

一小時後,那叁條幼蟲已「長大成人」,樣貌十足他們的父親般,從他們胯下的粗大利器,可
知是雄蟲無疑。這叁只甫成形的東西,挺著利器往「生母」走去,開始昆蟲世界開枝散葉的神
聖生存任務,雄蟲過千次的抽插,謝茜嘉默默的配合著-昆蟲世界是一個沈默世界啊。他們重
複著父親的曆程,播種後便孤獨的往外離去,靜靜的死去……

山洞內只剩下謝茜嘉及不能孵化的蟲卵,被蜘蛛基因支配的她,做出母蜘蛛的特有行爲-把沒
有生存希望的親兒一一吞噬,她拿起其中一顆卵子,一口一口的咬碎、嚥下……

*

半年後,紐約市流傳兩段耐人尋味的新聞:

『紐約市附近海域半年內出現大量巨型蒼蠅屍骸,科學家也未能查出原因,唯一知道的是發現
的均是雄性成蟲……』

『紐約自由報的美麗女編輯已失蹤半年,沒有勒索信、沒有發現屍骸,失蹤前所穿著衣物,一
件不漏的留在辦公室,是人間蒸發?……』

*

外海的無人孤島,隱密的山洞內,謝茜嘉正和不知第幾代的雄蟲進行交配……

亚洲综合无码4K一区二区